雨齐

人活着就要旅行。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4.日出(二)补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

摄影师楼

职业作家诚

4.日出(二)[补档]

天边仍旧是蓝色的泛着白,但就跟明诚脸上冻得这两团红晕一样,两个人都死死盯着远处的那一个远处的小红晕,很微弱,但是上升的速度极快。明楼从取景器里找到了太阳,又不见了太阳。


一低头,明诚已经坐在了悬崖边靠着他的相机包,脸上的线条在没升起太阳的早晨十分柔和。明楼没有拍过人像,自然也没用研究过人物摄影的时候应当怎么处理脸上的光线跟阴影,但他下意识的觉得柔和的太阳掠过明诚高挺的鼻子时的光线正好。


太阳穿过了云层,穿破了云层大亮了,没有像深海的蔚蓝了,天青日白,仿佛刚刚柔和的线条就是一场梦。明楼恍了神,坐在悬崖边的明诚已经睡着了。


明诚太累了,一个人爬上山,冻到发抖的深夜熬过去,扯着腿又上观日峰,碰见了明楼,就丝毫也抵抗不住倦意,哪怕是坐在悬崖边,明诚自发的靠着摄影包看了会太阳,看了会拍日出的那个人,太阳就跟油旋似的那么远那么小,明诚想着,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醒醒吧,起来吃油条,自助的”明楼可气又可笑,放着架在脚架上的长枪短炮不管,先小心的把人从悬崖边半抗半拖的弄进一旁的小亭子。“你说你爬上来有什么用?熬了一夜日出也没看到”


明诚被不能称作温柔的动作弄醒了之后就一直懵着,处于半梦半醒,这时候倒是接了一句“当然是为了看见你”明诚睡眼半张着,却突然清醒的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又羞于说的太直白,就索性装睡。他哪里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精早就注意到了让他情绪泄露的睫毛。明楼转身出了亭子一件一样的收拾着相机镜头,从山顶下来的人潮也从他们身边略过,交谈声都大了起来。


明诚手里捏着十块钱一顶的帽子盯着收拾着大包小包的明楼,感觉这次泰山登顶之旅将收获颇丰。


“傻笑什么?”明楼拍了拍包上的尘土,拉起坐在地上的明诚。明诚笑着,“吃油条啊,不是说了有自助,我倒想看看这自助什么样子”


”嗯也没什么样子吧,听朋友说了三十块一位,米汤配油条,管够”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来一发短小番外

小段子是楼诚在一起之后的生活片段~甚至算不上番外,两个这么特殊的职业碰撞在一起总觉得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尝试着来几发短小暖的片段,填补一下不能按时更新的空虚。



摄影师楼 职业作家诚



五月的第一天阳光明媚,明楼清楚的记着明诚神秘兮兮的说要来一个好地方修养的时候眼神里的灵动劲儿,眼下小城刚好进入早晨的喧嚣可那双眼睛还在沉沉昏睡。

是不是昨天晚上折腾晚了?明楼有些怀疑自己,不过也许是明诚自己身体素质不行。

自己打定主意再过半个小时喊明诚起床,明楼从防潮箱里拿出了一直被明诚戏称是“小老婆”的相机。导进电脑里挑了一张他觉得姿势最好的开始修着照片。

“大哥……”明诚扒拉着头发把自己从薄被里拽起来。

“哟,不错嘛,我以为不喊你,还醒不来呢”明楼端着杯牛奶走了进来,在床头坐下。

明诚看着他笑的隐晦,“干嘛?大清早笑成这样”明楼把牛奶塞在人手里拿出手机递到眼前,明诚的瞳孔就跟动图似的放大了。

“有科学研究表示人类在看到喜欢的东西的时候瞳孔都会放大”明楼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

“你…你…你…”明诚结巴着说不出来话,“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错呀?这张照片你觉得叫什么好?”

“叫什么都不好!你快删了”明诚看着照片里的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

“是吗?”明楼没知觉的又拿回牛奶喝了一口塞回明诚手里,正襟危坐,“可是我拍了很多张诶”

“你…”

照片里的明诚毫无形象的在车站的肯德基里抠着鼻子,面前摆了一堆垃圾食品。

“说好的带你来度假,第一天就不遵守规则偷拍,说吧,怎么罚?”明诚反倒不急了抱着手臂一脸认真的盯着人。

出发前约法三章

第一、不接电话不看短信

第二、不乱花钱乱跑

第三、不乱拍丑照


明楼沉默了会。明诚笑了“这会想起来了?说吧,怎么办吧”

“回头带你去上海玩可好?就当惩罚”

“美的你”明诚笑着倒在床上,笑着的眼睛里满是狡黠“小老婆今天不许带出去”

“我”明楼刚想开口就被明诚按下来话头。“别想着讨价还价”

“好好好,依你”

“那今天我们先下楼走走,我听小王说有家羊肉面特别好吃”明诚钻进短袖里穿好衣服。

“五月份你吃羊肉,不怕烧的慌?”

“看大哥平时太容易累,补补”明诚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往洗手间跳“昨晚谁五楼都爬不上来的?”

“嘿你小子”明楼作势起身要打,门砰的带上。

我那是一手拎着防潮箱一手拎着你小子的行李才喘的好吧?

洗手间里的明诚笑着挤了牙膏,刷着微博。

【早安,在小城度假的第一天。大哥的小老婆被禁足了,我只好顶上陪他一天。】

配图防盗窗外的绿色树冠。

明楼不知道明诚在跟他在一起之后就悄悄的开了个微博,不关注任何人,也不让任何人关注,不写什么长篇大论,一些满足他自己时不时来的不会写出来的脑洞,或者一些纪录,简单最好。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4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4

缓慢更新,内容进展也很缓慢,琐碎的一些,就像是晒着太阳慢慢磨一些段落出来一样。

摄影师楼   职业作家诚

4.日出(一)

租大衣!


明诚现在仅剩的念头。


等到十八盘的台阶被甩在身下,上山路上的手电筒光亮越来越多,南天门上的明诚觉得现在已经够了,上山不算太快,但到顶了毕竟也才凌晨一点,离日出将近还有五个多小时。


到处是裹着或旧或新的军大衣扎堆蹲在一起、抱在一起企图以这样的方式抵御一千五百多米海拔寒冷以及春寒里透骨凉风的人。


“十块钱儿一件”


明诚拽着外套让自己裹的更紧,从皮夹里抽了张红钞递进去。


“找钱儿,拿着票子去前面左拐那儿领”租大衣店口的中年人操着一口不知道哪里的口音挥着手,大概是看到明诚接到手里的找钱开始懵又继续说道“五十块钱儿押金”


明诚瞅着粘着方便面汤的纸钞夹着塞进了包里,跟着左拐的人群领到大衣。买了碗看不清楚保质期的泡面,花了十块钱买了个座位待在那个小饭店里蜷着。


饭店里趴满了裹着军大衣睡觉的人,明诚小心的捧着十五块一份的泡面,穿过躺在地上睡着的人找了个空桌子坐下。投影机在大厅里投了一块幕布的电影。


电影里演的太过经典的《阿甘正传》,明诚呲溜呲溜的吸着泡面,夜里的山顶上即使有一间屋子避寒,也挡不住透骨的冷意。


詹妮:我要是和你在一起多好。

阿甘:你是和我在一起。

詹妮:我爱你。


电影里两个人握起了手,其中一人离世。明诚从泡面的香气中偶然一次抬头。


阿甘说“你在星期六早上离开了我,我把你安葬在我们的树下,我把你爸爸的房子推平了,妈妈说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


明诚没有想到画面里那颗橡树看起来那么像家门口的那颗青松。不是形态上的像,大概是守护的意味相似。


明诚掏出来一个不大的硬皮本,咬着笔盖在本子里写了一段什么东西,后半夜冷的厉害了,也累到不行,他就缩在大衣里蜷在一起。


明诚睡着了。


4.日出(二)


明楼走进这家饭店的时候已经没地方落脚了,到处是租着一块塑料垫坐在地上睡在地上的,靠着墙角的人,清一色的军绿。


当然,明楼也没办法忽略自己身上的军绿色大衣,并且试图缩矮身子让大衣下摆更大限度的包裹着小腿。


相机包跟脚架包被他随手搁在一个角落的桌子上,放下垫子靠在桌角,明楼关手机前定了个五点的闹钟,泰山虽然不是一个拍日出最好的地点,但辛苦扛上来的设备还是要物尽其用。


等到明楼被第一声闹钟惊醒,手快的关了闹钟,旁边桌子上趴着熟睡的人似乎也被吵到,发出轻微的哼声。


小心的望了眼身后被惊扰到的人咕哝了句后又往大衣里缩了缩,明楼拾起相机包挎上脚架就要往玉皇顶上走了。


摄影师的职业习惯让他即使知道在泰山看日出可遇不可求,但也不愿意让自己偷懒多靠一会。


上玉皇顶是有两条路的,一条游人们推搡蜂拥,一个挨着一个的望着云的那边翘首踮脚,另一条却鲜少有初到泰山的游人知道。


一个手拿泰山日出拍照广告牌的男人,操持着一口泰安普通话引着两个要拍照的青年情侣往另一条路上走,还在嚷着多好多好,五十块钱一张。


明楼笑了,挂上相机熟练的就跟上去,往另一条基本上没人的岔路上走了。


在景点或许你看不到最美的风景,最好的地段都给这些个靠售卖旅游快照的人占了,明楼心里知道。


在景区留影合照,是为了纪念笑容,还是为了记住到此一游?明楼踩着从山上开凿的石头拼凑成的路跟着他们往前走。


他发现虽然自己做的是摄影,与他们甚至能算作同行,但明楼的概念里是只要有景入镜,就不会觉得轻松。


穿过了一个圆弧的石门,观日峰的开阔也就立即展现了。云海波澜不惊,那个拿着广告牌的男人还在说着“哎呀天真的好,这个月头一次没用被雾霾挡着啊,哎呀哎呀”。明楼穿过他领的那个游人群,往里走在一个模样古旧的亭子边,在没有护栏的悬崖边架好了脚架,端正好相机。


看了眼表。


5:40


还好。


明楼站在脚架边上看着云海边缘的深黑,天空还是夜色的蓝。隐隐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觉得太过完美的登山,观赏日出,应该留下一点缺憾,不够完美才是确实完美,就像上次在武汉。


在武汉?


明楼突然被自己这个想法惊着了,叫明诚的那个青年就是山东的,如果他也在这里应该是一副被冻得鼻子通红缩手缩脚的样子吧。


清亮的,年轻富有活力的,纤长的,蕴藏着能量的,能冲破黑暗的。


明楼的目光随着远处的石峰上青年的几声大喊转了过去,他看不清楚,全部的石峰与人留给他的角度只剩剪影,却觉得那个站在峰顶张着手臂的青年十分壮丽。


转动相机拍下这一刻,明楼是下意识的做出来的。那个青年一会儿就从峰顶上不见了。


明楼听见一个说不上熟悉,但却深刻的声音,声音里满是惊喜。


“明楼?”


明楼看见刚刚他想到的人真的裹着破旧的军大衣从峰顶下来的路上一溜小跑带跳的过来了,鼻子被冻得通红,却不是畏手畏脚的蜷缩。明诚抹了下被冻僵的下巴,眼睛里藏不住的兴奋。


“你怎么在这?”明楼看着明诚三两步跨到身边来,对着悬崖下的大好山河撑着懒腰,肆意舒展他窝了一晚上的手脚。


我刚好在这,你也刚好在这。


远处的玉皇顶上传来了呼声,有许多人喊着“日出了”,那天边的橙红色圆日真的就在呼喊声中一点点的跳了出来。明楼看着明诚,相机从脚架上拆下来,被映的、冻得通红的脸,金黄的暖和的太阳,在相机里定格了一次。


明诚听到快门声,跳过来搂住明楼的肩膀大声喊“照相了照相了啊,十块钱一张”



[楼诚]现代《这一次阳光温暖》3


摄影师楼 职业写手诚

在机场偷闲写了一点就贴上来,感觉写暖的东西就会缓解压力跟压抑。


3.约好的开天窗(一)

在本地兜兜转转很久,很压抑,像是全部事情都挤在了这几个星期,很少感受到阳光温暖闲适,希望这篇文里的人们能一直感受到。

明诚的专栏开了一次天窗。

在于编辑揪着电话线被出版商逼得恨不得从话筒里钻出来抓人的时候,明诚在泰安。如果说这个地名太小太陌生,那不如说在泰山。被树影挡住了一段月光,漆黑的,向上延伸到天庭的石阶。

“我还在十八盘,曼丽如果你不希望我因为接电话不小心失足从十八盘的台阶上滚下山,我觉得这次天窗可以开着,新人写手也要出头的,我看上次那个就不错”明诚丝毫没有愧疚的抓着手机大谈特谈,八点这个山城入夜了就开始爬,眼下已经快凌晨,山顶还在头顶,距离也不见有多短。

“大哥求您了,您就让我安安稳稳的多吃几天饭成吗?说好的出去玩可以,回来写一篇游记,我顶着多大压力放你出去”

“喔唷,第一次听人喊我大哥,还有点不习惯”明诚靠到沿阶的扶手上,汗透的后背碰到冰凉的铁扶手,又一阵阵风,明诚在这边打了个喷嚏。

“下次吧,下次吧,这次回来一定补上”明诚薅了下头发甩下背包在原地坐下,贪凉的特性让他几乎想整个人都贴在石壁上。手机要没电了,一路连着蓝牙低音炮轰上来,明诚觉得这才是夜爬啊!但是后果是即将与世界断联。

放着手机离耳朵三尺远听那边女人因为愤怒不由自主变尖细的声音差不多歇了,挂机。

今天晚上月亮很好,天空也晴朗,爬山的人不多不少。明诚觉得一切刚好,伸手按关了音响,手指不自觉的就交握在一起。

其实游记他不是没写,那份本应该明天印在杂志上的文字此刻就静静的躺在他的邮箱,他想发送的时候却迟疑了,不知道写下的这些东西会不会被那个人看到,如果看到会不会联想到自己身上,万一惹到什么误会似乎也不太好。

因为关于武汉的记忆似乎很重的一笔都在那个大学门口不愿意带廉价墨镜的男人身上。

明楼,跟他有着同样的姓的男人。笑起来也跟他一样遮不住褶子的人。

他们后来顺道就一起点评了武大的二食堂,看了黄鹤楼,逛了户部巷。

然后在地铁站交换了姓名,分手,明楼回家,明诚回宾馆。

第二天待在宾馆磨到上午十点出门,昙华林走到粱道仓,再折回,又吃了碗热干面,可是总觉得没有那样的味道。

“明楼啊”明诚撇了撇嘴巴,想起没有发出去的文章,他还是觉得庆幸。还好没有发出去,不然更要被误会开始转行做少女小说了。

他记起明楼在那篇文章里被他用一个 L代替,戏称他为好好先生,照顾人细致入微。

在武汉的经历都像是一场在梦里,被牵扯在一起的相遇。
———《没主题的行记》樊

“兄弟,还爬的动吗?一个人爬啊”

一个背着看起来就很沉的登山包,整个半身都趴着扶手,声音也像累的要断气的人对着明诚笑了笑。

“嗯一个人爬,没事我就歇会儿”明诚撑着扶手站起来,系在腰上的外套掉在地上,捡起来拍了拍披在肩上“诶哟还别说坐了一会就开始冷,兄弟你继续爬”

“要上赶上啊!我听说后半夜爬山的多,去晚了看日出可就占不到好位置了”

这兄弟一挥手,喘着要断气了的声音就继续往上。

明诚让自己暂时放下对那段旅行的回忆。看着头顶七十度角上去的山路他突然想抽自己,怎么就突然想起来爬泰山!都在家门口二十几年了也没想过要爬,跳跳抖了下腿,跟上后面来的人继续向上爬着,关了手机,低音炮塞进包里。

头顶上的山路石阶变得越来越窄,明诚几乎只能踩三分之二的脚掌,爬起来就跟大姑娘穿着高跟鞋上楼一样。

手电筒只照亮了脚下的路。爬吧爬吧,爬上去了吃东西!

明诚觉得就冲这个,也能有很大的动力。

3.约好的开天窗(二)
“真的没有?”谭宗明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这个主编也不用做了,明楼再一次的,给他开天窗了。

“一张都没有?”谭宗明不死心的再次跟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竭力表现的十分诚恳的男人确认。

“真的没有”明楼靠在椅背上的姿势改成双手交握着端坐桌边。

“你明大摄影师别是被哪家公司还是杂志社挖走了吧?就我们俩这关系,你直说”谭主编表现的神神秘秘,挑着眉头看他。

明楼伸手制止了谭宗明有靠上来趋势的身体,再次申明“真的没有,还是你觉得中国以人山人海为特色景点足够我拍出符合要求的封面?说了这次就是在家门口转转”

“可我倒觉得你最近心情不错。
明楼不可置否的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这次没有照片的原因是因为,回来后明楼才发现这次拍的风景都是最次,没有能入眼的,但几张人像确是让人感觉到像温润的暖玉。

第一张明诚蹲下身跟一个头戴花环穿着粉色外套的小女孩打招呼。

第二张明诚在人群里个子高挑出众,手指挨着樱花眼神在搜索什么。

明楼知道他在找自己,不自觉的笑了。

第三张拥挤的户部巷里明诚吃着草莓冰糖葫芦,冰糖渣子粘了满嘴,映着小吃街的灯光发着亮光。

“不说这个了”谭宗明看着老友笑的样子觉得慎得慌。

“这周我应该也不在,有好的照片到时候直接邮箱给你”明楼起身要走。

“诶诶你去哪?”

“不知道,跟着感觉走走”


[楼诚]现代《这一次阳光温暖》2

摄影师楼  职业作家诚

没有了家愁国恨,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年代,我和你一样,没有伪装。

我们走在阳光下。

你喂着鸽子,眼神温柔的像对着情人一样,我用快门将这一瞬间定格。

你听见了这细微的声音,然后抬起头笑着看到了我,如同很多年前一样,但没有火光,没有动荡不安,是温暖,一如今天的阳光。


2.樱花

“哎呀没事儿,把墨镜戴上,来,笑一个,对,笑”明诚憋着笑安抚着这个看上去就很严谨的人。

两个人都是被没有预约给拦在了门外,明诚突发奇想的觉得,自己扮成大学生混进去似乎不是很难,可是旁边的男人跟他打了招呼。


“老师你也是没预约?”明诚看着身边同样看着刷二维码进去的人潮发愣的人。年龄不像是很大,却穿了中年人的夹克,脖子上挂的相机,应该也是来看樱花的。


“你是山东人?”男人突发发问。


“啊......啊?”


“哦,没事,只是听朋友说山东人一直叫别人叫老师,呵呵,不愧孔子故乡啊”


明诚注意到男人眼角的褶皱,突然觉得如果要一起混进去,似乎他像个学生,那这个人......


“要不我”


“要不你当老师?就说咱俩没带卡”明诚心里没由来的就想放纵一回,拽着男人就往正门对面的路边摊上跑。


“你跟所有人都这样自来熟?”男人似乎有些错愕,但是并没有拒绝。


“可能吧”明诚一边认真的挑着廉价的墨镜,一边将墨镜往男人的眼睛上比划着。于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老师,准备好了吧?”明诚觉得男人似乎有点紧张,故意戏谑着说了句。


“再怎么看,我也是年龄要比你长的,这样戏弄长辈不好吧?”


“还不快把你的相机收起来,教授的样子可端好了啊”明诚搓了搓手指,稍微整理了在火车上一夜蜷缩的衣服,现在的大学生也都穿的这个样子,毫无压力嘛。

“老师?”明诚捣了捣身边的人,接过男人已经收好的相机包挎上。“这样才像老师带学生出来,你见过哪个老教授带学生出来还自己背包的?”


“我离开大学已经很久了”


“诶诶快,入戏入戏啊!”明诚没有注意男人说了什么,人潮涌过来,把两人挤了进去。


“哎哎哎,您好,预约的请刷二维码进入”


“哦,不好意思,我是信息学部的研究生,这是我导师,平时走的时候不用证明啊,也没带,这”


“老师请进”门禁的小伙子适时的让开了门口通道。


“就这么简单?”男人回头看了看远去的大门。

“哎呀有多难,快把你这个沉的要死的包拎回去吧,这么个相机挂脖子上累不累啊?”



“还好,挂习惯了突然没有挂反而会不适应”男人笑了笑,接回了自己的包。重新挂好相机,拧了镜头盖。


“你是做什么的?拍照的吗?签了哪家杂志还是公司?”


“是摄影师,不是拍照的”男人很认真的纠正了下“自由人,单干”


“单干好啊!我啊......也算自由,不过有个女人特别能闹腾”


“你媳妇儿?”


“啊?不是不是,是我编辑”明诚着急着解释“她总催我稿子”


“写字的啊”男人笑了下。

明诚现在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小肚鸡肠,他也学着刚刚男人的样子纠正道


“是写文章,不是写字!”


有一个带着花环的小姑娘从他们两个身边跑过去,笑的很开心。


两个人跟着人潮走在开满了白色樱花的珞珈山上,这天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