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齐

人活着就要旅行。

[楼诚]现代 《 这一次阳光温暖》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

摄影师楼  职业作家诚

星期天晚起的一些想写字的冲动,在lofter上看了很多大大的文字,似乎再不写一点什么,就好像真的对这对cp爱的不够。一直想动笔却不敢写,因为关乎那段山河破碎国将不国的历史,惨痛,血腥,阴沉,这样的感情更是黑暗中的一点依靠,不敢不敬。那就把这一对搬到了现代,和平的年代,一些温暖的小短篇,也许能够稍稍弥补一下那个年代遗留下的悲伤。文风不定,一些很细致,很琐碎的描写,节奏会很慢,不造这种有没有小伙伴喜欢看,自萌~如果开更基本上就不会弃。明楼明诚视角交替出现,可能比较乱~


正文:

没有了家愁国恨,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年代,我和你一样,没有伪装。

我们走在阳光下。

你喂着鸽子,眼神温柔的像对着情人一样,我用快门将这一瞬间定格。

你听见了这细微的声音,然后抬起头笑着看到了我,如同很多年前一样,但没有火光,没有动荡不安,是温暖,一如今天的阳光。



1.旅行(一)

可能是职业使然,明诚喜欢在不赶稿子的时候关了手机自己买一张车票往外地跑,美名曰找灵感,倒也能堵住一直抱怨到处找不到人的于编辑的嘴。只是最终的目的,他有时候会恍惚,像是在寻找什么,但这只是一种感觉。


明诚挤在进站口的人群里,他一个人,只背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单肩挎包,明明双手里是腾空的,却把车票叼在嘴上,双手揣进衣兜里,然后漫无目的的在人群里观察,每一个人的动作跟神态。


拉着行李箱跟身边朋友交谈的女孩子,脸上有少许的红疙瘩,但是笑的很轻松开心,很青春。明诚给出了这样的定义,然后站内的广播响起了。


K1073次列车已停靠6站台,请进站的乘客抓紧检票进站。


明诚从嘴上拿下车票,熟练的检票进站,还顺便帮身旁带着一根扁担,两头挂了塞满东西的编织袋的老人挑起了扁担。


送了老人到达车厢安置好,明诚瞅了眼自己车票上的车厢号,在站台上小跑了起来。好赖是在开车前一分钟落座,哦不对,是落铺。


明诚看着对面冲自己笑了笑然后就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电脑的男人,他一定是个会计师,刚刚拿电脑的时候包里还有个计算器。


明诚靠在车厢上,高大的身体塞进硬卧的那一块小地方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明诚不在意这些,收了手脚就带上耳机,天还没黑,他现在也没有困意。一张车票被乘务员换走了,换成了一张卧票的卡,他把玩了一下那张卡,觉得无聊,塞进包口袋里不再看了。

等到手机里的几十首歌都循环了个遍,明诚也戴不下去了,揉着一时还不能适应车厢太过安静的耳朵,小心的避开中铺垂下来的背包带终于站起来舒展了下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厢已经熄灯了,只有此起彼伏的鼾声,跟他手里的手机屏幕亮着。


凌晨2点,真是好睡的时候,明诚在窗边放下椅子坐着,托着下巴看车窗外的一片漆黑,偶尔远处有昼夜不息的霓虹。


此行的出发地济南,到站武昌。


明诚想着自己此行的目的,三四月份去看樱花吗?没有提前安排,只是因为在微信上看了一条关于武汉大学雪樱的推送,就觉得有这样一种冲动。说给于编辑的时候,她还笑说看的是漂亮,等你到了连雪都没有,就只剩下人了。明诚也不是没有那么一瞬间后悔,但车票都已经买好,只有清干净了手里的稿子,跨上包出门了。


等醒来,广播已经在放半个小时后到达武昌站。


还迷糊着又已经用那张卡换回了车票。火车轰隆着从跨江的大桥上驶过,红的太阳在江那头要升起了。明诚洗了把脸,摆脱了困意看着窗外,耳边是开始骚动的车厢。


早晨的太阳将整个江面跟两岸的建筑照的温暖,他似乎觉得,这次出行理应该收获什么。不像是灵感的东西。


1.旅行(二)

在公交车站旁的便民早餐店买了一碗三块五的热干面,明楼一边小心护着相机一边拌好了面几大口吃完。


前几天的雪景因为出外景在外地回不来,错过了好一场雪樱,没理由碰上周末加大好晴天不出门看看这家门口的樱花。


明楼想着前几年在日本拍过的樱花节,有全家人在樱花树下席地而坐,小孩子绕着树蹦跳着接被微风吹下的樱花瓣,家长们饮酒谈笑。应该是嫣红粉白的场景,明楼却觉得拍出来的景,少了点什么,于是带回来的照片全部处理成了黑白。


明楼算了算,自打他工作开始就选择待在武汉,鲜少回家,但像今天去拍武汉的樱花,却是头一遭。


刷卡坐上双层公交,习惯性的坐上二层靠窗的位置,看街道两旁的店铺路人,平凡的生活,走路,逛街,挽着父母或是朋友。明楼不知道为什么的,内心总有一种满足感,很淡,但是足够让他微笑。


嗯对,盛世安稳。大概是这么样形容。


明楼咧开嘴笑了,眼角的褶皱堆砌着,他转动着拨盘看相机里存的一张张照片,还是风景的多,人像只是抓拍。


了解明楼,跟明楼合作过的人就会知道,他拒绝拍模特,拒绝摆拍。


但用他自己的话来解释,他做摄影,只是想多看看这些山河,想用自己的方式留下这些风景,人物是不应该被打扰的。


而明楼的作品内容又有明显的地域划分,一些地区的很明显的在诉说着怀念,像浸泡着战火鲜血一样惊心。但另一些地区的明显的在倾听,在等待。先看到明楼这一部分作品,后见到本人的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一个看上去就大男子的男人,怎么镜头下能有那么多的温柔细节。


明楼下了车,看着武大门口拥挤的人潮,突然头有点痛。


他怎么就忘了樱花季第一周,游人这么多。


等他挤在一群带着孩子的妇女旅行团中好不容易排到门口,更头疼。明楼看着妇女团的一个大姐刷了手机过的门口,还冲他“善意”的笑了笑。


“大兄弟,你也摸手机给这些娃儿刷嘛”


“诶诶”


明楼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递给一直盯着他的志愿者。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眼神不要太犀利。


“您好,您可以刷一下这个二维码验证是否预约”


“什么二维码?”


“您应该微信预约呀,我们学校今年只接待提前网上预约了的游客”


“微信?”


对面的小姑娘像看山顶洞人一样看着明楼。


她憋着笑“您好,您手机似乎还没有安装微信这个app,您可以先回去预约成功后再来参观,谢谢!”

“我......”明楼还想说点什么,随即被妇女团的其它成员挤到了边缘。


目瞪口呆。


不过随即他就发现,没有预约的似乎不止他一个。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