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齐

人活着就要旅行。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4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4

缓慢更新,内容进展也很缓慢,琐碎的一些,就像是晒着太阳慢慢磨一些段落出来一样。

摄影师楼   职业作家诚

4.日出(一)

租大衣!


明诚现在仅剩的念头。


等到十八盘的台阶被甩在身下,上山路上的手电筒光亮越来越多,南天门上的明诚觉得现在已经够了,上山不算太快,但到顶了毕竟也才凌晨一点,离日出将近还有五个多小时。


到处是裹着或旧或新的军大衣扎堆蹲在一起、抱在一起企图以这样的方式抵御一千五百多米海拔寒冷以及春寒里透骨凉风的人。


“十块钱儿一件”


明诚拽着外套让自己裹的更紧,从皮夹里抽了张红钞递进去。


“找钱儿,拿着票子去前面左拐那儿领”租大衣店口的中年人操着一口不知道哪里的口音挥着手,大概是看到明诚接到手里的找钱开始懵又继续说道“五十块钱儿押金”


明诚瞅着粘着方便面汤的纸钞夹着塞进了包里,跟着左拐的人群领到大衣。买了碗看不清楚保质期的泡面,花了十块钱买了个座位待在那个小饭店里蜷着。


饭店里趴满了裹着军大衣睡觉的人,明诚小心的捧着十五块一份的泡面,穿过躺在地上睡着的人找了个空桌子坐下。投影机在大厅里投了一块幕布的电影。


电影里演的太过经典的《阿甘正传》,明诚呲溜呲溜的吸着泡面,夜里的山顶上即使有一间屋子避寒,也挡不住透骨的冷意。


詹妮:我要是和你在一起多好。

阿甘:你是和我在一起。

詹妮:我爱你。


电影里两个人握起了手,其中一人离世。明诚从泡面的香气中偶然一次抬头。


阿甘说“你在星期六早上离开了我,我把你安葬在我们的树下,我把你爸爸的房子推平了,妈妈说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


明诚没有想到画面里那颗橡树看起来那么像家门口的那颗青松。不是形态上的像,大概是守护的意味相似。


明诚掏出来一个不大的硬皮本,咬着笔盖在本子里写了一段什么东西,后半夜冷的厉害了,也累到不行,他就缩在大衣里蜷在一起。


明诚睡着了。


4.日出(二)


明楼走进这家饭店的时候已经没地方落脚了,到处是租着一块塑料垫坐在地上睡在地上的,靠着墙角的人,清一色的军绿。


当然,明楼也没办法忽略自己身上的军绿色大衣,并且试图缩矮身子让大衣下摆更大限度的包裹着小腿。


相机包跟脚架包被他随手搁在一个角落的桌子上,放下垫子靠在桌角,明楼关手机前定了个五点的闹钟,泰山虽然不是一个拍日出最好的地点,但辛苦扛上来的设备还是要物尽其用。


等到明楼被第一声闹钟惊醒,手快的关了闹钟,旁边桌子上趴着熟睡的人似乎也被吵到,发出轻微的哼声。


小心的望了眼身后被惊扰到的人咕哝了句后又往大衣里缩了缩,明楼拾起相机包挎上脚架就要往玉皇顶上走了。


摄影师的职业习惯让他即使知道在泰山看日出可遇不可求,但也不愿意让自己偷懒多靠一会。


上玉皇顶是有两条路的,一条游人们推搡蜂拥,一个挨着一个的望着云的那边翘首踮脚,另一条却鲜少有初到泰山的游人知道。


一个手拿泰山日出拍照广告牌的男人,操持着一口泰安普通话引着两个要拍照的青年情侣往另一条路上走,还在嚷着多好多好,五十块钱一张。


明楼笑了,挂上相机熟练的就跟上去,往另一条基本上没人的岔路上走了。


在景点或许你看不到最美的风景,最好的地段都给这些个靠售卖旅游快照的人占了,明楼心里知道。


在景区留影合照,是为了纪念笑容,还是为了记住到此一游?明楼踩着从山上开凿的石头拼凑成的路跟着他们往前走。


他发现虽然自己做的是摄影,与他们甚至能算作同行,但明楼的概念里是只要有景入镜,就不会觉得轻松。


穿过了一个圆弧的石门,观日峰的开阔也就立即展现了。云海波澜不惊,那个拿着广告牌的男人还在说着“哎呀天真的好,这个月头一次没用被雾霾挡着啊,哎呀哎呀”。明楼穿过他领的那个游人群,往里走在一个模样古旧的亭子边,在没有护栏的悬崖边架好了脚架,端正好相机。


看了眼表。


5:40


还好。


明楼站在脚架边上看着云海边缘的深黑,天空还是夜色的蓝。隐隐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觉得太过完美的登山,观赏日出,应该留下一点缺憾,不够完美才是确实完美,就像上次在武汉。


在武汉?


明楼突然被自己这个想法惊着了,叫明诚的那个青年就是山东的,如果他也在这里应该是一副被冻得鼻子通红缩手缩脚的样子吧。


清亮的,年轻富有活力的,纤长的,蕴藏着能量的,能冲破黑暗的。


明楼的目光随着远处的石峰上青年的几声大喊转了过去,他看不清楚,全部的石峰与人留给他的角度只剩剪影,却觉得那个站在峰顶张着手臂的青年十分壮丽。


转动相机拍下这一刻,明楼是下意识的做出来的。那个青年一会儿就从峰顶上不见了。


明楼听见一个说不上熟悉,但却深刻的声音,声音里满是惊喜。


“明楼?”


明楼看见刚刚他想到的人真的裹着破旧的军大衣从峰顶下来的路上一溜小跑带跳的过来了,鼻子被冻得通红,却不是畏手畏脚的蜷缩。明诚抹了下被冻僵的下巴,眼睛里藏不住的兴奋。


“你怎么在这?”明楼看着明诚三两步跨到身边来,对着悬崖下的大好山河撑着懒腰,肆意舒展他窝了一晚上的手脚。


我刚好在这,你也刚好在这。


远处的玉皇顶上传来了呼声,有许多人喊着“日出了”,那天边的橙红色圆日真的就在呼喊声中一点点的跳了出来。明楼看着明诚,相机从脚架上拆下来,被映的、冻得通红的脸,金黄的暖和的太阳,在相机里定格了一次。


明诚听到快门声,跳过来搂住明楼的肩膀大声喊“照相了照相了啊,十块钱一张”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