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齐

人活着就要旅行。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4.日出(二)补

[楼诚]现代    这一次阳光温暖

摄影师楼

职业作家诚

4.日出(二)[补档]

天边仍旧是蓝色的泛着白,但就跟明诚脸上冻得这两团红晕一样,两个人都死死盯着远处的那一个远处的小红晕,很微弱,但是上升的速度极快。明楼从取景器里找到了太阳,又不见了太阳。


一低头,明诚已经坐在了悬崖边靠着他的相机包,脸上的线条在没升起太阳的早晨十分柔和。明楼没有拍过人像,自然也没用研究过人物摄影的时候应当怎么处理脸上的光线跟阴影,但他下意识的觉得柔和的太阳掠过明诚高挺的鼻子时的光线正好。


太阳穿过了云层,穿破了云层大亮了,没有像深海的蔚蓝了,天青日白,仿佛刚刚柔和的线条就是一场梦。明楼恍了神,坐在悬崖边的明诚已经睡着了。


明诚太累了,一个人爬上山,冻到发抖的深夜熬过去,扯着腿又上观日峰,碰见了明楼,就丝毫也抵抗不住倦意,哪怕是坐在悬崖边,明诚自发的靠着摄影包看了会太阳,看了会拍日出的那个人,太阳就跟油旋似的那么远那么小,明诚想着,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醒醒吧,起来吃油条,自助的”明楼可气又可笑,放着架在脚架上的长枪短炮不管,先小心的把人从悬崖边半抗半拖的弄进一旁的小亭子。“你说你爬上来有什么用?熬了一夜日出也没看到”


明诚被不能称作温柔的动作弄醒了之后就一直懵着,处于半梦半醒,这时候倒是接了一句“当然是为了看见你”明诚睡眼半张着,却突然清醒的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又羞于说的太直白,就索性装睡。他哪里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精早就注意到了让他情绪泄露的睫毛。明楼转身出了亭子一件一样的收拾着相机镜头,从山顶下来的人潮也从他们身边略过,交谈声都大了起来。


明诚手里捏着十块钱一顶的帽子盯着收拾着大包小包的明楼,感觉这次泰山登顶之旅将收获颇丰。


“傻笑什么?”明楼拍了拍包上的尘土,拉起坐在地上的明诚。明诚笑着,“吃油条啊,不是说了有自助,我倒想看看这自助什么样子”


”嗯也没什么样子吧,听朋友说了三十块一位,米汤配油条,管够”


评论

热度(6)